说好的理财产品,怎么就变成了原始股投资?

李秀云拿着一份《原始股投资协议》,找到我进行咨询。初见李秀云,看的出她一脸愁容,难掩疲倦。今天我们来聊一聊关于她的原始股投资经历。
 
李秀云生于 50 年代,原国有企业某厂职工。 90 年代末,工厂难以为继,和她同在一个厂里的丈夫也同时下岗。为了两个正在上学的孩子,夫妻俩起早贪黑,什么苦都吃了,辛辛苦苦攒了 30 万元。
 
2015 年 6 月份,李秀云到银行存钱,在门口遇到了聚宝盆公司的员工张某。张某向她推荐了公司的理财产品,声称该产品年化收益率高达 35% 。
 
在张某的劝说下,李秀云对此理财产品产生了浓厚的兴趣,并在张某的协助下,与聚宝盆公司签署了一份《原始股投资协议》,要点如下:
 
1、协议的甲方为郑州某公司的老年医药项目;
 
2、协议的乙方为李秀云,其以合伙人身份进入公司老年医药项目,但不参与经营,每年按照本金的 35% 收取利息;
 
3、协议的丙方为聚宝盆公司,其向郑州某公司收取本金 10% 的服务费。
 
李秀云当时对《原始股投资协议》提出了质疑,但张某解释说,之所以做成《原始股投资协议》,完全是为了掩人耳目,目的是为了规避高利贷的法律风险,当时还向李秀云展示了签约客户,有 300 余人。李秀云于是将自己辛辛苦苦积攒的 30 万元全部取出,并签订《原始股投资协议》。
 
今年六月初,协议到期后,李秀云到聚宝盆投资公司要求支付本金及利息。但聚宝盆投资公司却告知,由于郑州某公司老年医药项目运作失败,无法支付本金及利息。
 
到六月中旬,来聚宝盆公司要账的人已经人满为患,无奈之下,李秀云将聚宝盆告上法庭,要求对方按协议约定支付本金及利息。在庭审过程中,聚宝盆公司辩称双方是合伙关系,签订的是合伙协议,李秀云应当对合伙企业的经营风险承担责任。
 
最终法院认定:在本案中的《原始股投资协议》中,双方在一开始就没有共同经营、共担风险、共享收益的约定及共识。该协议内容明显不符合合伙的特征,故原告、被告之间是名为合伙,实为借贷的关系,投资款作为借贷本金应予返还,双方之间的借贷利息因超出法律规定。对一部分予以保护,另一部分则没有支持。
 
该案件在现今社会具有普遍意义,很多金融投资理财机构推出的理财产品,为了规避高利贷的法律风险,都以《合伙协议》的形式予以掩盖,这种做法不仅给投资者带来巨大的法律风险,同时也严重影响国家金融秩序。随着近些年该类案件的增多,人民法院已经对此类案件的审理方向达成了共识,即名为股实为债。
 
投资需谨慎,找律师咨询会更靠谱。
 
 
►附法条:
 
《民法通则》第三十条 个人合伙是指两个以上公民按照协议,各自提供资金、实物、技术等,合伙经营、共同劳动。
 
第三十一条 合伙人应当对出资数额、盈余分配、债务承担、入伙、退伙、合伙终止等事项,订立书面协议。
 
第三十二条 合伙人投入的财产,由合伙人统一管理和使用。合伙经营积累的财产,归合伙人共有。
你可能喜欢的: